当前位置: 主页 > 老版曾女士 > 内容

热门内容

我曾在张凤翙旧居住过

时间:2017-09-27 08: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姨夫窦冠五担任省人民委员会副(后改为省副省长)张凤翙先生的大秘书,也住在张老位于菊花园的院子里。因此,我小时候曾在那里住过。1967年前,我还时常去那个院子里看望我的姨夫、姨姨,张老的庭院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看了去年3月11日《西安晚报》有关菊花园的文章后,更是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经采写《菊花园》的记者薛雯女士帮助,我见到了分别50多年的儿时玩伴、张老的嫡外孙张以朋。我们久别重逢,结伴到菊花园旧地重游,虽已面目全非,但仍记忆犹新。

  张老的府邸是菊花园10号。当年是西安唯一按陕西都督府规格建造的十间庭院。大门结构如同西安传统大户人家一样,有门厅、门房,大门是两扇厚重的黑漆门,有一对石鼓竖在门框两边。整个院子为青灰砖铺地。前院是省民建的办公院,为了活跃干部群众的业余生活,在张老的支持下,每周六都在那里举办舞会。因此,将青灰砖地改成了彩色的水磨石地。每当举办舞会时,张老与夫人总是笑眯眯地坐在北边大厅的房檐下观看。我们几个孩子也随着乐曲,学着大人的样子瞎跳。张老不时地招呼我们过去,给我们一点糖果吃,我们心里甜透了。张老还喜欢戏曲,尤其是秦腔,结识了不少名角名伶。听说当年梅兰芳来西安演出时,曾到张府做客;我也见过易俗社的一些名演员被邀请到张府做客。那些名角即兴演唱,高亢、委婉之声都曾回荡在张府客厅里。前院的东边,还有一偏院,我姨夫一家就住在这里,院里开满了喇叭花和爬墙虎。

  张老府邸中院上房的客厅,满屋弥漫着松木香气,两座穿衣镜屏风足有两三平方米大,竖立在八仙桌两旁。镜前摆着木制沙发,还摆有字画缸等。房檐很宽,有两米左右,也放有方桌、靠背椅等家具,雨雪天这儿便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房檐下镶嵌着不少木制赞誉牌匾,太遗憾,由于自己太小,什么内容也记不清了。张老的卧室也很大,有百十平方米,集休息、办公、就餐为一体,地面铺着木地板,去“咯噔、咯噔”的直响。中院中间是个大花坛,种了很多花草果木。后院也种了不少花草果木。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棵嫁接的苹果梨树,秋天收获的时候,尝一口别有风味。张老府邸中院的东面还有一个大花园,那里有一个直径十来米的大鱼池(由于久不养鱼了,有人误认为那是个大坑)。据说,周总理当年曾将张老旧居辟为西安辛亥纪念馆。1966年初,张老唯一的女儿张月昭将整个院落无偿交给民政部门。家具送给了一家乐器厂。

  张老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他总是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笑容可掬,十分慈祥。记得那时省上给他配了一部新轿车(当时省市领导座驾都是吉普车,这是唯一配给张老的)。有一天,他开会回来,汽车开到大门口时,我们几个孩子好奇地围绕着车子观看,张老猜出了我们心愿,司机带我们坐车在东大街上兜了个风。还有一次,我姨夫带我随张老到外面吃饭,我在餐桌上不住地乱夹菜吃,搞得我姨夫很难堪,张老却不住地说,孩子想吃啥就给他夹嘛。那时,只觉得张老是一位非常可亲可近的老人,直到他辞世,家里灵堂上摆放着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国务院等送的花圈,才知道他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我敬仰之情油然而生。他去世后,埋葬在西安烈士陵园。“”时园内的工作人员悄悄地把他的墓碑藏起来,免遭。“”后,又重新将它竖起来。张老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家里的服务人员,都是平等相待。我记得家里有袁姨、韩妈、宝山叔叔等,他都情同手足,亲如一家人。这个美德也传给了他的孙辈。上世纪八十年代,他的外孙张以朋从曾插队的调回西安后,还经常看望我姨夫一家,看望袁姨、韩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