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老版曾女士 > 内容

热门内容

老济南地下曾有条850米的“油脉”胶东运来的花生油通过它流进泉

时间:2017-09-26 23: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张采丞故居老洋楼拆迁后散落的旧砖,当年均自青岛租界的砖厂运来,CHC据称是德文字“采丞”的缩写。(黄淡玉摄)

  济南油脂公司油罐区的地下输油管道,管道外径108毫米,内径100毫米。现在该管道已废弃。

  开门七件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油排第三位,重要性可想而知。可提到济南的食用油,人们就所知甚少了。今天,我们的“柴米油盐那些事儿”系列将为您讲述咱老济南油的故事。您知道咱济南第一个机器榨油厂是谁创建的吗?您还记得当年豆油炒菜的香味儿吗?请看本报记者对原济南市粮食局工业处处长朱晔和原济南油脂公司副经理郭松年的采访。

  说起老济南的食用油,就不能不提张采丞,因为他创办了济南第一家机器榨油厂——“兴顺福机器榨油厂”。

  张采丞(1868-1934),原名张克亮,字采臣,于1868年生于寿光一个耕种之家。1900年,张采丞携银3000两,举家迁至济南。当时,济南正在酝酿自开商埠,张采丞瞅准时机,在经二纬三租地建房,创办了“济南兴顺福粮栈”。随后,又在经三纬三创办了“兴顺福木材厂”。1909年,张采丞在粮栈内开设了“兴顺福机器油坊”,后改为“兴顺福机器榨油厂”,榨制豆油、花生油以及棉籽油,最多时日榨大豆15吨。这个榨油厂,是济南第一个以机器取代传统榨油工艺的企业。

  粮油不分家,1918年张采丞联合蓬莱人冷镇邦并吸收官僚资本入股,引进美国设备,在官扎营西头创建了“华庆面粉公司”。济南解放后,华庆于1956年公私合营,1966年被取消法人地位,成为北山粮库的一个面粉加工车间。上世纪80年代又恢复核算,改为以厂带库的“济南北山面粉厂”。1998年国家颁布厂库分离的政策,面粉厂与粮库分开,组建了“面粉公司”,原济南市粮食局工业处处长朱晔调任董事长、总经理(两年)。

  据朱晔介绍,张采丞善于经营,注重商号信誉,很快就成为济南工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对济南工商业的发展贡献良多,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威信,1925年,他被推举为商埠商会会长,并任首届济南商业研究会会长。

  朱晔说,在张采丞建立油厂之后,又有商家陆续在济南建立了三家机制榨油厂,上世纪30年代,济南的油坊(厂)已经达到31家。但由于时局不稳,原料进不来,成品出不去,到1948年,全市油坊(厂)减少为23家。1953年,人们迎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适逢粮食受灾减产,因而供需矛盾日益尖锐。为此,中央于1953年10月做出《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决定关闭全国的粮油交易市场,实行粮油统购统销。这之后,济南的七家私营面粉厂、10多家磨坊、23家油坊(厂)全部退出市场,多数关门歇业,保留下来的完全依靠国营粮食部门委托加工。

  粮油实行统购统销,小作坊基本消失殆尽,私营的“济南榨油厂”也实行了公私合营,到上世纪80年代改名为“济南植物油厂”——这也是当年济南唯一的一家植物油厂。

  虽然济南植物油厂生产花生油,但由于当时国家粮油统购统销,它生产的油并不能完全供应济南市场,老济南人所吃的花生油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外地调拨。

  “山东是产粮大省,特别是胶东地区主产花生,所以济南的花生油大部分都从胶东运进来。”据原济南油脂公司副经理郭松年介绍,上世纪50年代以前,济南人主要吃大豆油,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很多人不得不改吃花生油,因为大豆油买不到,市面上调拨来的都是花生油。据朱晔介绍,以前的老济南人吃豆油都是到小作坊去买。粮油统购统销之后,小作坊都关闭了,大家开始改吃花生油。

  上世纪50年代以前,济南榨油厂虽然也生产大豆油,但随着粮油统购统销政策的实施,该厂只能按国家安排的品种生产,绝大部分的厂家均以生产花生油为主,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一斤花生可以榨出4两油,一斤大豆只能榨出1.2两油,并且花生的产量高。”郭松年说,由于花生的出油率高,很多油厂都选择生产花生油。

  “花生油没有大豆油那种豆腥味儿,容易烧开,吃起来也香。”朱晔说,慢慢地大家都习惯了花生油的口味,即便现在有了豆油也不愿意吃了。

  吃外地的油,就必须建仓库,这样才能确保济南市的军供民食。为了方便从外地调油,上世纪50年代初,济南建立了第一个大型的植物粮油储存库——济南油脂公司。此时的济南植物油厂和济南油脂公司还是分开的,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济南植物油厂才合并到济南油脂公司。2010年,随着官扎营片区的整体,济南油脂公司原址现已不复存在。

  “济南油脂公司就在官扎营后街西首,好大一片库区呢。”郭松年作为当时的副经理,对那里的情况再熟悉不过。

  济南油脂公司是济南当时唯一的食用油库,主要用来储存油料作物和食用油。库里建了8个储油罐,最大的容量为2600吨;总储油量为2000万斤。“开始,这些食用油通过火车从胶东运到济南火车站,然后再用油罐车拉到厂里进行储存。”郭松年说,这样不仅运输麻烦,而且成本很高。

  为了减少食用油的中间运输环节,济南油脂公司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专门在地下修了一个长达850米的输油管道,成为当时老济南人的地下油脉。“这条输油管道从官扎营后街西首通到济南火车站北站台,食用油运到火车站之后,就可以直接打入管道,一直流进储油罐。”郭松年说。

  地下管道解决了油的运输问题,但是油的储存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低温凝固。郭松年说,食用油在10℃以下就会凝固,一旦凝固,很难从储油罐里抽出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也想了不少办法——在小储油罐里安装蒸汽盘管,在大储油罐里装上8个大蒸汽包,然后烧锅炉加热。“通过温控设备将温度一直控制在20℃左右,这样油就不会凝固了。”郭松年说。济南每年有四个月的气温在10℃以下,所以当年他们为了给储油罐加热,每年都要烧掉五六百吨煤炭。

  上世纪50年代初期到90年代,老百姓吃油是件很奢侈的事情,都是拿着刷干净的酒瓶子去“打油”。

  “那时候吃油都是定量,每人每月凭票购买半斤油,自然灾害时期降到了每人每月三两油。”朱晔说很多人应该对当时的情景还有印象。那时只能凭票在粮油店和部分酱菜店买油,老百姓为了弥补食用油定量不足的问题,想出来不少高招。“花生油不够,猪大油来凑。”这句话在当时很流行。朱晔说,老济南人通常会购买肥猪肉回家先炼油,然后存起来,炒菜或吃饭时放上一些,味道也不错。上世纪80年代,市面上又出现了棕榈油、玉米胚芽油。

  现如今,超市里的食用油品种逐渐多了起来,以至于老百姓都不知道吃什么油好了。干了一辈子粮油工作的朱晔对市场上琳琅满目的食用油品牌也感到无从下手。“怎么选?还是根据价格和自己的口味来吧!”朱晔说。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